《断肢法》之战--谁胜谁负

9 月 16 日马来西亚日,首相纳吉在这充满历史价值的一天宣布了一项意义重大的决策――废除内安法令和废除仅存的三项紧急状态,这项宣布赢得各界的好评。但好消息才持续了一个星期,坏消息就来了,聂阿兹突然重提和打算在吉兰丹州落实搁置多年的回教断肢法。

当年,由于回教党担心在多年执政的吉兰丹州落实回教法将会引来中央政府颁布紧急法令夺取其州政权,因此长久以来,回教党都闭口不提要在吉兰丹落实回教刑事法的政策。

9 月 22 日,聂阿兹高调重提要在吉兰丹州实行回教断肢法 (Hukum Hudud) 的政策。而且还可以把民联成员党之一的行动党搬出来狠狠批评。聂阿兹说他不理会行动党是否同意,总之他会在吉兰丹州落实回教断肢法,如果行动党因此而感到不悦,它离开民联也没什么关系。

聂阿兹的这番话登上媒体后,顿时挑起了各造的神经线,来自四面八方的反对的声浪向回教党和聂阿兹直扑过去。不过,仍然有附和的声音。现任副首相慕尤丁和前任副首相安华都异口同声地给予正面回应,他们皆不反对回教刑事法的落实。

马华和民主党随后扬言若巫统要落实回教法,他们将退出国阵。接着,首相纳吉也出来回应,纳吉表示,身为回教徒,他接受回教法,但并不会在我国落实断肢法,因为在我国并没有适合的环境条。

在国阵各成员党和领袖妥当针对回教断肢法作出回应以后,民联成员党之一的行动党的麻烦就大了。马华就好像捡到珍宝一样,抱着这断肢法课题不放,狠狠地攻击民主行动党。次日行动党的林冠英公开放话若回教党把断肢法纳入 《橙皮书》 内,他将连同其它党员一起退出民联。虽然林冠英已经非常清楚地表明了行动党不支持断肢法的立场,不过,敌对党还是假装没有听明白,继续挑战行动党退出民联,更挑战要和林冠英就此课题展开辩论。

好几天过去了,由断肢法引起的话题不但没有平息下来,反而有越炒越热的迹象,于是民联以快刀斩乱麻,在 9 月26日对党员下了封口令,阻止党员公开对此课题发表谈话,并选定在 9 月 28日开会议论和解决此事。

当晚,公正党顾问安华和行动党顾问林吉祥都亲自出席了这场事关重大的紧急会议,唯独是挑起断肢法的回教党顾问聂阿兹缺席了会议。经过 4 个小时的会议,民联召开记者发布会,安华表示若要落实伊斯兰刑事法,需达到3个条件,即修改联邦宪法、民联3党都能达成共识,以及被接纳成为民联的共同政纲。

不过,民联承认在此课题上未达成共识,民联三党都拥护各自的立场,但会互相尊敬。民联不怪罪聂阿兹公开谈论断肢法,因为这是言论自由赋予的权利,并表示在来历的日子里还会继续谈论此课题。

紧急会议结束了,记者会也结束了,可回教党就是不甘心,次日还在喋喋不休的继续闹着要落实断肢法,还把法庭给搬了出来。回教党宣传主任端依布拉欣说:“两党法律专家对于宪法的了解出现明显分歧,因此需要迫切解决。民主行动党坚决反对推行回教刑事法,回教党则认为行动党持有不同意见是因为该党认为回教刑事法令抵触了联邦宪法。对于回教党来说,只有法庭才可以决定,哪一套诠释符合联邦宪法。”

其实,这商讨结果并不是选民想要的结局,事件为画上句点,而且它根本就是没有结局,以后必定会断断续续,没完没了。

老马早前挑战聂阿兹入主布城解除宪法障碍以便落实断肢法,而前玻璃市宗教司莫哈末阿斯里(Asri Zainul Abidin)最近宣称吉兰丹回教落实的情况不太好,这一唱一合终于激发了聂阿兹的斗志,于是一场断肢法风波就这样席卷马来西亚。这场断肢法风波闹得大家都好累,而洋洋自喜的应该就是挑起事端的老马和玻璃市宗教师吧。

这场断肢法之战谁胜谁负答案应该已一目了然,经过一场风波,说起来公正党和行动党也没有什么损失,不过却也别高兴得太早。这回国阵算捡到了便宜, 所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民联在此课题上仍未达成共识必定将继续成为国阵进攻的主题。(完·30-09-2011)

附录:

Nik Aziz tetap mahu hudud, tak peduli pendirian DAP http://www.themalaysianinsider.com/bahasa/article/nik-aziz-tetap-mahu-hudud-tak-peduli-pendirian-dap/
若审讯公平且无碍非回教徒权利·安华个人支持丹州落实回教刑法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76561
仅表示尊重回教党权利立场‧伊斯兰法课题‧民联无共识 http://www.sinchew.com.my/node/221227?tid=1
哈迪:遵守上苍旨意‧回教党坚持施伊斯兰法 http://www.sinchew.com.my/node/221261?tid=1

About Ally Theanlyn

Theanlyn, pronounce in Malay : Then Lin Born at the year 1979, single. 因为寂寞,所以流泪。 爱,是可以无条件的。 结婚,是为了生活,还是为了爱?
此条目发表在政治时事 Politic分类目录,贴了, , , , ,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