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六甲海峡海底考古打捞沉船文物 · 数千件陶瓷重见天日

考古学家情迷沉船‧史丹让数千件陶瓷重见天日

【转载】01-08-2012 马六甲海峡及南中国海的海底世界,蕴藏著许多远古世纪的沉船和无数奇珍异实;这些沉没在海底的宝物,到底有多值钱,到现在还是一个未解开的谜。

来自瑞典的海洋考古学家史丹‧卓斯特朗(Sten Sjostrand),过去22年来在马来西亚海域成功捞获10艘各国从11至19世纪的沉船,让数千件陶瓷重见天日。

在这些收穫中,30%的宝物將捐给大马国家博物馆,给人民一睹我国辉煌的海贸歷史;70%的宝物则拿去拍卖。

马六甲海峡及南中国海在十多世纪时是香料之路的咽喉:北上有中国,南下有印尼,东边有菲律宾,往西可到达印度和非洲。中国的船只早在 15 世纪下南洋经商,或途经大马海域將陶瓷运往欧洲。

除此,这里也是葡萄牙、荷兰、英国等欧洲强国爭霸的重要运输管道,在这里发生过无数场海战,成了昔日宏伟货船的葬身之处。

^ 这是史丹在大马海域打捞到的十艘沉船位置,大多数位於东海岸。船只沉没的原因包括遇上风暴、战爭、超速或超时航海。
^ 这是史丹在大马海域打捞到的十艘沉船位置,大多数位於东海岸。船只沉没的原因包括遇上风暴、战爭、超速或超时航海。

船只製造年份 · 与真实年份差约 20 年

通过研究这些沉船,史丹能够估计船只的製造年份,跟真实年份的差距约是20年左右。

史丹指出,至今不曾有人质疑他的研究结果。

他说,一般考古学家会使用碳十四年份测定法,但猜测范围过於广泛,和事实可相差250年。

“我受不了像艺术歷史学家那样,坐在那里猜测真相。我必须確確实实地知道它的来龙去脉。"最疯狂的一次,就是花了很多钱,把沉船甲板上的石头捞起来,送去进行化验。

烂船木锈钉碎瓷 · 更值得深究

史丹在新加坡期间喜欢购买古董陶瓷当纪念品。有一天,古董店老板向他兜售声称是十六世纪的瓷碗,他仍半信半疑。

“买了回去后,心想:我凭甚么相信他?从此我开始透过书籍研究中国陶瓷,然后决定自己亲身去寻宝。"史丹形容自己是一个好奇心极重的人,加上老本行是造船工程师,所以彻查沉船的来龙去脉成了他生命的一部份。

他指出,很多人认为沉船最值钱的部份是仓库里的货物,但他认为腐烂了的船木、生锈的铁钉、陶瓷破碎的形状等等更值得深究。

“陶瓷固然重要,但身为考古学家,我有责任认真对待沉船里每一个物件,然后匯报所有发现。说不定这就是其他学者在寻找的关键信息,也可能从此改写歷史。"

三七分账 · 自费捞沉船

2000年起,史丹与我国国家博物馆签约协议,联手打捞沉船。根据协议,30%的收穫將捐给国家博物馆,其余 70% 则拿去拍卖,为下次的打捞行动筹募经费。

沉船主要来自中国,承载的多数是出口到东南亚及欧洲的中国陶瓷。

“那时候中国是全世界唯一盛產陶瓷的国家。不料14世纪明朝皇帝禁止所有出口,造船及陶艺家被迫投向泰国餬口。"因此,海洋考古学家在海底找到了採用泰国木材,但却以中国造船法的沉船。

另外,史丹也能从陶瓷的设计,猜测沉船的最终目的地。

他解释,中国陶艺家当时已经懂得如何依顾客的喜好量身订做。欧洲人不懂得欣赏麒麟、牡丹、鲤鱼,所以有的蓝白瓷器上就出现了狮子和花卉的图腾。

“中国陶瓷传入西方国家时,欧洲人还在用木製餐具呢!所以对它们爱不释手,也成了皇室新宠。"

^ 被埋藏在海底几百年的瓷器长满珊瑚,要在船上清洗一番后才露出昔日蓝白分明的图腾。

^ 为防止重复记录,只有那些有51%完整度的陶瓷才列为一件,其他的碎片则以重量记录。

海底考古队仅一名大马人

2006 年之前,我国国家博物馆和文物遗產局原本属於一体,称作马来西亚国家博物馆及古物局。当时史丹自愿栽培该局的潜水员,希望能组织成海底考古队。

“我原本有十位学生,他们跟著我出海打捞。每一个都著重学习不同技能,像导航、美术歷史研究、船只保养和维修、陶瓷登记,我甚至教他们写报告。"但自从两局分开后,学生们就属於国家博物馆,而自己则属国家文物遗產局,两者得经过层层官僚才能获准合作,所以培训也不了了之,史丹为此感到十分遗憾。

如今他考古队里只有一位大马人,其余的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潜水员。

拒售给充阔气顾客

史丹非常重视买家对这些海捞瓷的兴趣和认知。他忆述,在拍卖会里曾有一名华裔顾客向他询问,场內最贵的是甚么东西。史丹朝一个价值3万9千令吉的青花瓷望去,顾客二话不说就答应以现金付款,结果当面被史丹拒绝。

史丹对他说:“这不是非卖品,但就是不卖给你。你根本不知道自己买了甚么,只是要来放在书房里向朋友炫富。"隔天,有人以同样方式问价,最后被史丹拆穿,原来是昨天那顾客不死心,委託朋友来购买的,最后同样的也被拒绝出售。

^ 史丹娓娓道来身后的海捞瓷的来源,他说只要看懂每个图腾的意思,就能破解古代陶艺家想传达的讯息。

深海打捞只限 15 分钟

《老人与海》里的老渔夫因风吹雨打,奔波劳碌而显清瘦沧桑,和史丹也有几分相似。询问之下才知道海捞瓷得来不易,主要是因为深海打捞耗时耗力。潜得越深,能够逗留在海底的时间越短。

“我们捞过埋得最深沉船有63公尺。潜水员花两分钟到达海底,只有15分钟將陶瓷装满篮子,再用70分钟分阶段浮回水面。"每人一天得潜两次,中间要隔6小时,第二次潜水时,则只能在海床搜索13分钟。

他解释,从深海上到水面时,绝对不可以急速往上游,不然会患上“潜水夫病",轻则会导致关节疼痛和虚脱,重则瘫痪、昏迷,甚至死亡。

看季候风吃饭

每天早上7时,第一组潜水员就要海底摸黑寻找陶瓷。如果限定时间是半小时,7时30分就会由第二组潜水员接棒。午饭后,下午2时又轮到第一组下水。

打捞除了要在海底工作,在船上还要为所有海捞物件登记、清洗、度量、拍照、研究及包装。直至晚上10时,清理甲板后才能休息。

潜水员们晚上也不得安眠。每逢在凌晨风雨来袭,大伙儿又得起床,把五个船锚重新定位,好让船只顺水流。早上5时雨停了,水流换了方向,他们又得重复之前的步骤。

“我们要看季候风吃饭,所以只能在4月、5月、9月和10月下水。所以每次出海的时间都很宝贵,大家得在每季75天內马不停蹄地打捞。"

^ 潜水员从早上七时就开始打捞,黑暗又浑浊的海底能见度非常低,他们只能摸黑工作。

拋弃同伴 · 永不录用

深海打捞是高风险运动,因此必须两人一组,互相照应。除此,每一个潜水员必须按照严格的时间限制及程序来工作,以確保大家能安全上岸。

“就算是再小的错误我也绝不宽恕。"史丹的考古队里曾经开除了一位不遵守指示的潜水员。

痛心沉船被破坏偷窃

“他犯了大忌,那就是將同伴拋弃在海底。当我发现他自个儿在船上,就知道另一个潜水员还在海里寻找他,而且还超时逗留。"史丹即刻给那队员安排援助,送上氧气筒。就因为史丹的严厉,打捞队至今未曾发生过意外。

令史丹最痛心的莫过於看见沉船被破坏或偷窃,就好像在沙巴浅海区那样。

“沉船地区比较靠近海岸,但里头的物件已经所剩无几,许多已被渔民和潜水家偷掉变卖。如今那些宝物在没有登记下,流入沙巴坊间。"除此,渔民常用的拖网也严重地將沉船区剷平,把原本完好的瓷器砸烂,毁尽沉船原貌。

问及会否爭取政府设立禁区,史丹反问记者:你吃鱼吗?

“如果从歷史保育的角度看,我当然希望能禁止在沉船区使用拖网;但站在养活人民的立场,拖网捕鱼確实是必要的。"

^ 海洋考古队在离迪沙鲁海岸两海浬捞获5万3千支汤匙,货船很可能是前往东南亚送货。

史丹精彩人生

史丹来自瑞典南部,自七岁就跟隨父亲学习航海,九岁就已经是赛艇好手,获奖无数。1970年代,史丹大学毕业后,无奈事业在瑞典没有起色,厌倦之际决定往亚洲发展。

他与前妻买了一部巴士,並把里面的44个座位拆除,將它改造成一部流动房子一路开到东南亚,途经阿富汗、伊拉克、印度,最后在28岁时决定留在新加坡工作。

史丹在新加坡时,他兴建了世上第一座漂浮酒店,该酒店有两百间客房,能承载2万4千人。如今酒店被卖给现代汽车,停泊在韩国。

“我靠这工程赚到了一笔钱,然后造了一艘取名为Cadenza的船,它是我的至爱!"Cadenza的意思是一个乐章里最精彩的部份,寓意为“世上最棒"。

他就开著Cadenza,和船上先进的探测器一起寻找沉船。

无奈2004年在登嘉楼海岸撞到木头,爱船在五分钟內在眼前消失。

他打趣说:“那么多年在海上找沉船,终於轮到自己了。可能在若干年后,也会有人找到我的沉船!"

知多一点

(一)海底宝藏归谁?

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离开陆地12海里以內的海域都属於领海。

凡是在这个范围里捞获的东西都归该国所有。但史丹解释,联合国却没有明確规定在12海里以外的收穫属於何方,只说该国有义务保护这些古物,但没有起诉权。在史丹打捞到的10艘沉船之中,只有3艘在大马领海范围外。

(二)甚么是潜水夫病?

潜水夫病也叫氮气栓塞症或减压症。这是指人体停留在深海过久,急速升上水面后而引发的血液栓塞症状。

要避免患病,应该进行適当的停留减压,要分阶段地浮上水面,好让血液和身体组织里的氮气(Nitrogen)形成气泡得以溶解。

较轻的症状则会导致关节疼痛肌肉麻痺、血压下降、皮肤痕痒或虚脱,重则瘫痪、不省人事、呼吸困难或心臟停顿。

Advertisements

About Ally Theanlyn

Theanlyn, pronounce in Malay : Then Lin Born at the year 1979, single. 因为寂寞,所以流泪。 爱,是可以无条件的。 结婚,是为了生活,还是为了爱?
此条目发表在| 天文| 地理| 历史| 知识|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