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高原一游

话说住在马来西亚半岛的人都喜欢上云顶高原,尤其是中马人,一年都上云顶数次。云顶高原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呢?当然,最主要的重点建设是在云顶赌场。不过,也有醉翁之意不在酒的,上云顶去的游客不一定都是赌徒,除了赌场,管外还有小孩大人皆适宜玩乐的 Theme Park 游乐场,另外,还有的人是特地上去避暑吹寒风、看日落及日出的。总之,每个人上云顶去的目的都不一样。

趁着回教徒的开斋节公共假日,我也上云顶高原去避暑了,因为这个月吉隆坡烟霾情况恶化,这些天在市区里是吸了不少来自印尼的废气,因此非常渴望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所以非上云顶高原去走走不行。

云顶高原或称云顶世界耸立在马来西亚半岛中部的蒂蒂旺莎山脉上约海拔 1,860 公尺之处。从首都吉隆坡驱车上去大约耗时一个小时许。幸运的是,虽然是公共假日上热点旅游区,却未遇上严重交通阻塞问题。沿途有几处是汽车行驶缓慢,皆因为路旁停有机械故障的车子,或轻微交通意外,路过的人都总爱放慢行驶速度来探个究竟,毕竟这早已经是大马人的一大特色――好奇心作祟。

上山的路,一路上都顺畅,来到了山顶,要进入停车场才开始堵塞,约花了 15 分钟才进入停车场,幸好很快就找到泊车位。

或许是假日人多,也或许是受全球暖化、市区空气污染的影响,下午的云顶高原已经明显没有往年那么寒冷,以前总是冷得在半山腰就得穿上寒衣,而现在则是在停车场走一段路及爬几层梯级就开始冒汗。

山顶不时都会下雨。在我抵达后的半个小时后,户外就下起雨来了。据说在这种高原地区雨量高,天天都下雨,而且是一天能降数次雨,不过,雨都降得很短促。雨后,未必天晴,当云飘来的时候,到处都被浓雾笼罩着,昏暗一片,可见度非常低,不过这浓雾也不会停留太久,寒风把浓雾吹来,也很快把浓雾吹散,剩下一层薄雾,为景色增添了诗意。

在云顶待了数个小时,夜晚了,天凉了,但人潮还是一样的多,我带着愉快的心情下山去了。回到首都,远远望去,云顶高原的灯火依旧闪闪烁烁,有人说它远远看起来就像一条钻石项链,有人说它像个星系,而它,对于我来说则是个洗脱我疲惫身心的乐园。

[ 图下]: 大马风情--路边有车子停放,大家就放慢车速看一看….

图下:沿途可见绿油油的热带雨林。 

图下:上山的路,沿途都是绿油油的树木。

图下:上山的路,一路顺风。出乎意料的顺畅,没有堵塞。

图下:云顶高原的路途中,群山环抱,四处都是青葱的森林。

图下:沿途可见许多外形美观的树木。

图下:遥望蓬莱仙境的仿古建筑,笼罩在薄雾之中,诗情画意。

图下:快到云顶高原的山顶了,最喜欢这一段路的景色,给人非常原始的感觉。

图下:枯木参天

图下:我在云顶酒店和云顶赌场的大门口处留影。

谢谢您来浏览我的博客了~

发表在 旅行| 游记 | 标签为 , , | 留下评论

慕尤丁:不重新检讨《2012证据法令修订案》114(a)条文

《2012证据法令修订案》114(a)条文是要修定、撤消或保持现状,这个问题持续困扰着大马人。114(a)条文在未收集民意以及未与各相关专业领域人士商讨就仓促通过,导致人民对其一知半解,更引起各界的不满与不安。

在 《814网络黑屏抗议日》的大型网络抗议活动获得各界积极响应与踊跃参与后,远在中东开会的首相纳吉似乎关注到了民声,并通过推特个人专页指示国会重新检讨此项条文。

在人民高喊抗议行动成功之际,次日,一直以来做事不太上心的副首相慕尤丁竟然往人民的热情期盼上倒来一盆冷水。他说 114(a)条文无需修改,因为此项条文没有问题,必需存在以对付恐怖份子,更说此项条文是遭到众人错误诠释。

然而,这只是慕尤丁的个人看法,并未受到所有国会议员的认同。同样是来自国阵的其它成员也认同此项法令有许多不合理之处,应该重新检讨与修定,其中对这项法令公开表示有意见的包括高等教育部副部长拿督赛夫丁、巫青团长凯里以及民政党等,当然,也包括律师公会、在野党、各个参与《814网络黑屏抗议日》的非政府组织以及广大群众。

然而,首相的旨意未能被上传下达已经不是新鲜事,尤其是副首相慕尤丁总是三番四次有意无意地与首相纳吉唱反调。最经典的一次是,当纳吉正在大力推行 1 Malaysia 政策时,副首相慕尤丁却说 “我当然是马来人优先”,这真让人看傻了眼副首相总爱给执政党闹笑话。当然,这一次重新检讨 114(a) 条文也不例外。

对于慕尤丁提出的说法,即:“此项法令有必要存在以对付恐怖份子”,这样的解释实在令人大感不解。这项法令除了用以对付恐怖份子,当然同时也可用来管制所有网络用户。这似乎是有意无意地把所有网络使用者当成恐怖份子来看待,这对全体网络使用者来说都是有欠公道。而且 114 (a) 条文的确是很明显有钳制网络使用者的网络自由与言论自由权利的成分。况且,对付恐怖份子的法令《安全罪行(特别措施)法案》(SOSM)也已经出炉,虽然这项新法令也是备受争议。况且,以前的 ISA 内安法令本来也是要来对付恐怖份子,但后来却被滥用来对付政见不同者。因此,人民对114(a)条文的过度严厉管制网络自由会感到不安是情有可原的。

另外,副首相慕尤丁也提到《2012证据法令修订案》114(a)条文被错误诠释。的确,许多人对这项新法令是一知半解,甚至有很多人对其是一无所知。因此,在朝和在野党现在应该更积极向人民解释清楚 114 (a) 条文是什么法令、以及此项条文是否符合文明时代、有无约束网络自由、言论自由以及有否侵犯人民的基本权利。

目前来看,虽然政府已经废除恶名昭彰的 《内安法令(ISA)》、《1959年驱逐出境法令》、《紧急法令》,以及修检《1984年印刷及出版法》、《1933年限制居留法令》、《1967年警察法令第27条文》等,但重新修改或新制定的法令,包括《刑事法典》、《刑事程序法典》、《1950年证据法令》和《安全罪行(特别措施)法案》等,并未给人民带来惊喜,反而是有种换汤不换药的感觉。

对于慕尤丁的从政表现,笔者感到非常失望,也为白忙一场的 《814网络黑屏抗议日》的支持者打抱不平。若任由恶法继续横行,则距离真正理想的民主自由的道路依然遥远。(Ally Theanlyn · 16-08-2012)

新闻:国阵议员冀撤证据法令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index.php?option=com_k2&view=item&id=19947%3A&Itemid=113

发表在 政治时事 Politic | 标签为 | 留下评论

814网络黑屏抗议日

抗议 《2012 年证据法令修正案》 114 ( a)  条文

今天,我是特别高兴,仿佛是时光倒流了,完完全全感受到了 2007 年刚上 facebook 论政时的有序与和谐氛围。很久都没有这样轻松、开心及享受了。

自 308 大选后, facebook 里的政治群组就像战场,每天都是刀光剑影,我几乎都在里头炼成了刀枪不入法,毕竟政见不同时可会被网络流氓被“乱枪击毙”,为了管理工作还被迫阅读不堪入目及缺乏营养的留言才真是苦不堪言。

话说,为了抗议《2012年证据法令修正案》114 (a) 条文在近日的三读通过,独立新闻中心发起了 《814网络黑屏抗议日》,而在野党的行动党也响应了此项网络抗议活动,身体力行不登陆网站,停止网络活动为时一天。

《2012年证据法令修正案》114 (a)条文为恶法的定义

2012年证据法令修正案在法令里新增114(A)条文,即在网路上以佚名发表言论,但被鉴定的原著者,须对其所发布的內容负起责任。

如果任何一个人的名字、照片出现在一刊物上,而他被指为该刊物的拥有者、编辑、助编、管理者,有关人士就会被视为是刊登有关刊物內容的负责人,除非他能提出证明反驳。

若网路文章由他所转载,他也可被视为刊登有关文章者,同样可用在拥有电脑者的人士身上,如果文章是从他的电脑中流出,则有关人士会被视为刊登相关內容的人士。

恶法与网民不实言论如何取得平衡?

套一句在野党支持者常说的口头禅:“如果没有犯法,怕什么断肢法?”,今天可改为“如果没有犯法,怕什么恶法?”。但,对于以上说法,笔者并不完全认同。其实,这不是犯法或不犯法的问题,无论你犯不犯法,恶法始终是恶法,它不应该落实,而应该被拒绝!

只要恶法是有效存在的,那还不怕有一天会被有心人滥用?故意发表含带有恶意成分言论者的确应该受到法律对付,怕只怕法令被滥用,到时候该被判罚的人可逍遥法外,而无辜者反而遭殃。

谈过立法以后,再谈谈网络用户的情况。既然今天大家不上政治论坛说话,应该有时间让思绪清净下来,好好思考一下自己平日在网络上的行为。在我们批评与拒绝《2012年证据法令修正案》114(a) 条文这恶法的同时,我们是否应该反省自己是否有在网络上胡乱发言,包括:发布谣言、无中生有、恶意中伤他人的不实言论?老实说,笔者实在无法容忍在网络上故意误导及发表不实言论者的所作所为。

因此,管制网络恶意行为的法律是固然是要拟定,但却不能拟定过度干涉网络自由的恶法,立法时更不应该以执政党的政治利益作为优先考量,立下了不公正与不符合民主时代和不符合言论自由时代的法律任谁也无法容忍!

心中的疑问

最让我大感困惑的是,为何 2012 年 3 月此项条文一读的时候竟然无人关注,而这次三读通过才来大规模抗议。举办抗议的单位是否有些时后孔明,如果真有心要阻止此项恶法实行,为何当初此项法令一读的时候不出来抗议,而等到今天米已成粥了才来搞抗议呢?现在才来抗议,还能阻止此条法令生效吗?还是这也只不过是一场政治秀?

抗议活动是成功的

无论如何,民联支持者还是非常齐心响应与身体力行参与了这项抗议活动,他们的精神让人钦佩与敬畏,同时也显示在野政党的影响力与实力的确不小,是在朝者所不容忽视,甚至是在朝者的隐忧。

虽然今天我还是照旧上网上了 facebook 论政,但并不代表我就认同了《2012年证据法令修正案》114 (a) 条文,毕竟笔者在当初此项法令一读的时候早已关注并提出批评。

在此,我祝福 《814网络黑屏抗议日》举办成功,同时希望这次抗议活动能引起政府的关注、认真看待问题并有效解决。能撤回次项恶法当然是最好不过,否则,也希望政府会再度对《2012年证据法令修正案》114 (a) 条文进行修订,删除不合理及与言论自由有所冲突的相关部分,以证明政府是以民主开明的态度在治国。(Ally Theanlyn · 14-08-2012)

较早的博文:证据法令修正之 114(A)条文 • 严重影响网民互动交流https://theanlyn.wordpress.com/2012/04/12/2012-amendments-to-the-evidence-act-with-new-provisions-of-114-a/

Post to Facebook’s 群组《马来西亚政经文教时事论坛》

发表在 政治时事 Politic | 标签为 , | 留下评论

1个国庆日•5 个主题•马来西亚•能!

马来西亚每年 8 月 31 日的国庆活动在 2011 年闹笑话后,2012 年更再次延续笑码。由于 2011 年 的 8 月31 日适缝回教徒的开斋节,因此政府胆敢开了全国上下所有人民的一个玩笑,宣布把国庆日活动改期到 9 月 16 日的马来西亚日一同庆祝。哎呀,真是搞笑啊,独立日是独立日,马来西亚日又不是独立日,独立日的庆祝活动怎么可以改期到马来西亚日呢?这是要改变历史还是创造历史呢?

不知是否去年的国庆日缺乏热闹气氛,今年的国庆日老早就为国庆主题闹得轰轰烈烈了。在执政党宣布 2012 年的国庆日主题为 《一诺千金》后,则即刻遭到在野党的反对,批评这并不像是一个国庆日的主题,而更向是国阵政府的宣传口号。

民联推出的国庆日替代主题

于是,在野党很快就宣布了一个新的替代主题《同国同心,全民大同》。哈哈,在野党这不是在五十步笑百步吗?《同国同心,全民大同》何曾也不是像个政党宣传主题?依我愚见,像国庆日这么欢腾、举国喜庆的大日子,至少也应该来一个比较轻松的主题,比如《普天同庆·共享繁华》….

本以为这国庆日主题风波会随着在野党的替代主题而落幕,没想到,好戏才正要上演呢。因为这回在野党带来了一个创举,它们不只是推出了国庆日的主要主题,而且还打铁趁热陆续推出了州级的国庆日主题。吉打、吉兰丹和槟城的国庆主题依序是:《  继续奉献》、《  引领改革 》及 《廉洁文化,解放人民 》。但,全都没有惊喜,统统都笼罩着浓厚且沉重的政治气息。

此时我不禁要问,连国庆主题也要各自推出好几多个,在野阵线民联是在闹分裂吗?这到底是在举办国庆还是在办州庆呢?在野党不像是闹着玩,它们显得如此认真。因此,这么多个主题,还能算是有 “主题”吗?这么一闹,主题不是要失焦了吗?!

国庆日主题该由谁来决定?

虽然在野党动作频频,但是执政党依然没有更改 2012 年国庆主题的打算。首相署部长更通过媒体放话道:“由于民联没有参与争取马来亚的独立,因此民联政党没有资格参与拟定国庆日主题”

 其实,无论这些在野政党是在独立前或独立后成立,更是马来西亚政府的合法成员,它们是人民通过合法选举支持与委托的,它们都代表马来西亚人民。执政党的立场很明显是心胸不够宽阔,也不尊重民主制度,或许是不理解什么是民主制度?

谈到民主制度,我想拟定每年的国庆日主题也应该通过民主制度来生产,即从今以后国庆主题应该由人民直接参,由人民投交国庆日主题,并让人民自行投票决支持选用人民自己认为合适的主题。

国庆日快到了,在此祝福马来西亚国泰民安,鹏程万里,民主万岁!  (Ally Theanlyn 08/08/2012)

发表在 政治时事 Politic | 标签为 | 留下评论

美国加利福尼亚海滩午夜浮现神秘蓝光

【转载】2012-07-16 据国外媒体报道,午夜时分,世界陷入黑暗中,但一个著名冲浪海滩上波浪的每次碰撞创造出一种奇异的蓝色闪光。一位拿着相机准备拍摄这种奇怪现象的摄影师刚好拍到这个非同寻常的精彩瞬间。

波浪碰撞时会使海藻发出一种叫做生物荧光的蓝色闪光。

史蒂夫-斯金纳来到斯瓦米海滩,主要目的就是欣赏这种由水中海藻造成的奇观。波浪碰撞时,就会使海藻发出一种叫做生物荧光的蓝色闪光,同时让数百万个生物体受到干扰。这种巨大藻花外貌非凡,实际上却非常有害,因为它使水中的氧气含量减少,对鱼的生存构成威胁。与此同时,这种还被称为赤潮的水变色能把水变成可怕的红褐色。斯瓦米海滩的波浪是太平洋的一部分。蓝辉光会将这里照亮一周,然后慢慢消失。

斯金纳现年 43 岁,来自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卡尔斯巴德市。他说:“这是一种非常受欢迎的现象。不管什么时候,只要它出现了,人们都会来看。我早就计划着来这个海滩,尤其想拍一些蓝辉光照片。我用了约 1 小时进行拍摄。这种赤潮非常明显。你可以从当地任何一个海滩上看见这种现象。”

  经营网站开发生意的斯金纳表示:“我很高兴能拍到这些照片。用海滩术语来说,我全身爽透了。以前我也见过这种现象,但从来没见过这种亮度的。最后的时候,这种蓝辉光更多的是一种暗绿色,这时它绝对令人着迷。我住在这个海岸附近时,一直坚持拍摄这个海滩。但这些照片是迄今为止我所拍摄的照片中最独特最奇怪的。”

  化学现象使海洋在夜里发出蓝辉光:

  氧气使水中微生物感到不安时,就会出现这种被称为“生物荧光”的蓝辉光。这种现象在海岸线上十分罕见,却在船只搅动水中氧气后的海洋中十分普遍。船只驶过,水中氧气的变化使生物荧光细菌发挥发光。许多水下生物体都会“发光”,尤其是那些生活在水面上的光不太可能照射到的海洋深处的生物。这种夜间出现的辉光是盛开红藻的附带后果。这种被称为赤潮的自然现象能将整个海滩变成鲜红色,进入白天就会暗下来。

发表在 | 天文| 地理| 历史| 知识| | 标签为 | 留下评论

非洲·南非·最新证据表明人类现代文明始于4.4万年前

【转载】30-07-2012 根据一项新的研究发现,人类现代文明在 4.4 万年前就已经出现,远远早于此前认为的时间。此项研究由一支国际科学家小组进行。基于在南非对猎人-采集者进行的研究,他们将人类现代文明出现的时间比此前认为的时间提前了 2 万多年。

  “与现在类似的史前人类文明何时出现?”是有关人类进化的一个关键问题。绝大多数考古学家一直认为生活在非洲南部的猎人-采集者桑人留下的最古老的遗迹可追溯到 1 万或者近 2 万年前。但南非金山大学古人类学系发现的证据显示,生活在边界洞的桑人早在大约 4.4 万年前就开始使用木棍和多孔石制成的挖掘工具。

用来挖掘的木棍,尖头的磨损非常明显。

 在南非边界洞内发现的古代工具和饰物,年代可追溯到 4.4 万年前 

金山大学资深研究员露辛达-贝克维尔博士表示:“对在南非边界洞发现的遗迹进行年代测定和分析让我们得出重大发现,影响桑人族猎人-采集者生活方式的物质文明早在 4.4 万年前就成为这一地区的古代文明和技术的一部分。”

  除了金山大学外,来自英国、法国、意大利、挪威和美国的科学家也参与了此项研究。他们组成的国际研究小组由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的弗朗西斯科-德埃里克领导。研究中,他们对边界洞内发现的遗迹进行年代测定和分析。

  边界洞座落于南非夸祖鲁纳塔尔省卢邦博山脉的山麓,所出土的有机古代遗迹保存非常完好。贝克维尔表示这个远古文明会用鸵鸟蛋壳和贝壳串装饰自己,还会用在骨头上刻道的方式计数。“他们会对骨头的尖头进行处理,用作锥子,还会在箭头上涂毒。此外,箭头上还刻有螺旋槽并使用红色赭石上色,便于在打猎时辨认箭头。”

  鸵鸟蛋壳制成的饰物,年代在44856到41010年前。这些饰物说明古人已开始尝试制作艺术品。

对一个存在切口的木棍上的残余物质进行分析后发现,这些切口内存在毒物,毒物中含有蓖麻油酸。这根木棍是古人使用毒物的最早证据。在边界洞内,科学家发现了一块蜂蜡,混有有毒的大戟属植物的脂,外面包裹着一种木本植物树皮内层纤维。贝克维尔表示:“这是一个复杂的工具,用于给箭头或者其他工具装上把手。它的年代可追溯到4 万年前,是已知最早的使用蜂蜡的证据。

  2.5 万年前的古人使用的毒物以及年代可追溯到 4 万年前的蜂蜡。

研究发现,古代的桑人将疣猪的獠牙制成锥子和矛头。在边界洞内发现的仍粘在一些工具上的树脂残余说明桑人使用小石块武装狩猎武器。分析结果证实这些残余是一种软木脂,由黄香槐的树液制成。对在洞内沉积层发现的石制工具的有机残余进行的研究发现,桑人的石制工具制造技术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进化。研究发现刊登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

发表在 | 天文| 地理| 历史| 知识| | 标签为 , , | 留下评论

马六甲海峡海底考古打捞沉船文物 · 数千件陶瓷重见天日

考古学家情迷沉船‧史丹让数千件陶瓷重见天日

【转载】01-08-2012 马六甲海峡及南中国海的海底世界,蕴藏著许多远古世纪的沉船和无数奇珍异实;这些沉没在海底的宝物,到底有多值钱,到现在还是一个未解开的谜。

来自瑞典的海洋考古学家史丹‧卓斯特朗(Sten Sjostrand),过去22年来在马来西亚海域成功捞获10艘各国从11至19世纪的沉船,让数千件陶瓷重见天日。

在这些收穫中,30%的宝物將捐给大马国家博物馆,给人民一睹我国辉煌的海贸歷史;70%的宝物则拿去拍卖。

马六甲海峡及南中国海在十多世纪时是香料之路的咽喉:北上有中国,南下有印尼,东边有菲律宾,往西可到达印度和非洲。中国的船只早在 15 世纪下南洋经商,或途经大马海域將陶瓷运往欧洲。

除此,这里也是葡萄牙、荷兰、英国等欧洲强国爭霸的重要运输管道,在这里发生过无数场海战,成了昔日宏伟货船的葬身之处。

^ 这是史丹在大马海域打捞到的十艘沉船位置,大多数位於东海岸。船只沉没的原因包括遇上风暴、战爭、超速或超时航海。
^ 这是史丹在大马海域打捞到的十艘沉船位置,大多数位於东海岸。船只沉没的原因包括遇上风暴、战爭、超速或超时航海。

船只製造年份 · 与真实年份差约 20 年

通过研究这些沉船,史丹能够估计船只的製造年份,跟真实年份的差距约是20年左右。

史丹指出,至今不曾有人质疑他的研究结果。

他说,一般考古学家会使用碳十四年份测定法,但猜测范围过於广泛,和事实可相差250年。

“我受不了像艺术歷史学家那样,坐在那里猜测真相。我必须確確实实地知道它的来龙去脉。"最疯狂的一次,就是花了很多钱,把沉船甲板上的石头捞起来,送去进行化验。

烂船木锈钉碎瓷 · 更值得深究

史丹在新加坡期间喜欢购买古董陶瓷当纪念品。有一天,古董店老板向他兜售声称是十六世纪的瓷碗,他仍半信半疑。

“买了回去后,心想:我凭甚么相信他?从此我开始透过书籍研究中国陶瓷,然后决定自己亲身去寻宝。"史丹形容自己是一个好奇心极重的人,加上老本行是造船工程师,所以彻查沉船的来龙去脉成了他生命的一部份。

他指出,很多人认为沉船最值钱的部份是仓库里的货物,但他认为腐烂了的船木、生锈的铁钉、陶瓷破碎的形状等等更值得深究。

“陶瓷固然重要,但身为考古学家,我有责任认真对待沉船里每一个物件,然后匯报所有发现。说不定这就是其他学者在寻找的关键信息,也可能从此改写歷史。"

三七分账 · 自费捞沉船

2000年起,史丹与我国国家博物馆签约协议,联手打捞沉船。根据协议,30%的收穫將捐给国家博物馆,其余 70% 则拿去拍卖,为下次的打捞行动筹募经费。

沉船主要来自中国,承载的多数是出口到东南亚及欧洲的中国陶瓷。

“那时候中国是全世界唯一盛產陶瓷的国家。不料14世纪明朝皇帝禁止所有出口,造船及陶艺家被迫投向泰国餬口。"因此,海洋考古学家在海底找到了採用泰国木材,但却以中国造船法的沉船。

另外,史丹也能从陶瓷的设计,猜测沉船的最终目的地。

他解释,中国陶艺家当时已经懂得如何依顾客的喜好量身订做。欧洲人不懂得欣赏麒麟、牡丹、鲤鱼,所以有的蓝白瓷器上就出现了狮子和花卉的图腾。

“中国陶瓷传入西方国家时,欧洲人还在用木製餐具呢!所以对它们爱不释手,也成了皇室新宠。"

^ 被埋藏在海底几百年的瓷器长满珊瑚,要在船上清洗一番后才露出昔日蓝白分明的图腾。

^ 为防止重复记录,只有那些有51%完整度的陶瓷才列为一件,其他的碎片则以重量记录。

海底考古队仅一名大马人

2006 年之前,我国国家博物馆和文物遗產局原本属於一体,称作马来西亚国家博物馆及古物局。当时史丹自愿栽培该局的潜水员,希望能组织成海底考古队。

“我原本有十位学生,他们跟著我出海打捞。每一个都著重学习不同技能,像导航、美术歷史研究、船只保养和维修、陶瓷登记,我甚至教他们写报告。"但自从两局分开后,学生们就属於国家博物馆,而自己则属国家文物遗產局,两者得经过层层官僚才能获准合作,所以培训也不了了之,史丹为此感到十分遗憾。

如今他考古队里只有一位大马人,其余的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潜水员。

拒售给充阔气顾客

史丹非常重视买家对这些海捞瓷的兴趣和认知。他忆述,在拍卖会里曾有一名华裔顾客向他询问,场內最贵的是甚么东西。史丹朝一个价值3万9千令吉的青花瓷望去,顾客二话不说就答应以现金付款,结果当面被史丹拒绝。

史丹对他说:“这不是非卖品,但就是不卖给你。你根本不知道自己买了甚么,只是要来放在书房里向朋友炫富。"隔天,有人以同样方式问价,最后被史丹拆穿,原来是昨天那顾客不死心,委託朋友来购买的,最后同样的也被拒绝出售。

^ 史丹娓娓道来身后的海捞瓷的来源,他说只要看懂每个图腾的意思,就能破解古代陶艺家想传达的讯息。

深海打捞只限 15 分钟

《老人与海》里的老渔夫因风吹雨打,奔波劳碌而显清瘦沧桑,和史丹也有几分相似。询问之下才知道海捞瓷得来不易,主要是因为深海打捞耗时耗力。潜得越深,能够逗留在海底的时间越短。

“我们捞过埋得最深沉船有63公尺。潜水员花两分钟到达海底,只有15分钟將陶瓷装满篮子,再用70分钟分阶段浮回水面。"每人一天得潜两次,中间要隔6小时,第二次潜水时,则只能在海床搜索13分钟。

他解释,从深海上到水面时,绝对不可以急速往上游,不然会患上“潜水夫病",轻则会导致关节疼痛和虚脱,重则瘫痪、昏迷,甚至死亡。

看季候风吃饭

每天早上7时,第一组潜水员就要海底摸黑寻找陶瓷。如果限定时间是半小时,7时30分就会由第二组潜水员接棒。午饭后,下午2时又轮到第一组下水。

打捞除了要在海底工作,在船上还要为所有海捞物件登记、清洗、度量、拍照、研究及包装。直至晚上10时,清理甲板后才能休息。

潜水员们晚上也不得安眠。每逢在凌晨风雨来袭,大伙儿又得起床,把五个船锚重新定位,好让船只顺水流。早上5时雨停了,水流换了方向,他们又得重复之前的步骤。

“我们要看季候风吃饭,所以只能在4月、5月、9月和10月下水。所以每次出海的时间都很宝贵,大家得在每季75天內马不停蹄地打捞。"

^ 潜水员从早上七时就开始打捞,黑暗又浑浊的海底能见度非常低,他们只能摸黑工作。

拋弃同伴 · 永不录用

深海打捞是高风险运动,因此必须两人一组,互相照应。除此,每一个潜水员必须按照严格的时间限制及程序来工作,以確保大家能安全上岸。

“就算是再小的错误我也绝不宽恕。"史丹的考古队里曾经开除了一位不遵守指示的潜水员。

痛心沉船被破坏偷窃

“他犯了大忌,那就是將同伴拋弃在海底。当我发现他自个儿在船上,就知道另一个潜水员还在海里寻找他,而且还超时逗留。"史丹即刻给那队员安排援助,送上氧气筒。就因为史丹的严厉,打捞队至今未曾发生过意外。

令史丹最痛心的莫过於看见沉船被破坏或偷窃,就好像在沙巴浅海区那样。

“沉船地区比较靠近海岸,但里头的物件已经所剩无几,许多已被渔民和潜水家偷掉变卖。如今那些宝物在没有登记下,流入沙巴坊间。"除此,渔民常用的拖网也严重地將沉船区剷平,把原本完好的瓷器砸烂,毁尽沉船原貌。

问及会否爭取政府设立禁区,史丹反问记者:你吃鱼吗?

“如果从歷史保育的角度看,我当然希望能禁止在沉船区使用拖网;但站在养活人民的立场,拖网捕鱼確实是必要的。"

^ 海洋考古队在离迪沙鲁海岸两海浬捞获5万3千支汤匙,货船很可能是前往东南亚送货。

史丹精彩人生

史丹来自瑞典南部,自七岁就跟隨父亲学习航海,九岁就已经是赛艇好手,获奖无数。1970年代,史丹大学毕业后,无奈事业在瑞典没有起色,厌倦之际决定往亚洲发展。

他与前妻买了一部巴士,並把里面的44个座位拆除,將它改造成一部流动房子一路开到东南亚,途经阿富汗、伊拉克、印度,最后在28岁时决定留在新加坡工作。

史丹在新加坡时,他兴建了世上第一座漂浮酒店,该酒店有两百间客房,能承载2万4千人。如今酒店被卖给现代汽车,停泊在韩国。

“我靠这工程赚到了一笔钱,然后造了一艘取名为Cadenza的船,它是我的至爱!"Cadenza的意思是一个乐章里最精彩的部份,寓意为“世上最棒"。

他就开著Cadenza,和船上先进的探测器一起寻找沉船。

无奈2004年在登嘉楼海岸撞到木头,爱船在五分钟內在眼前消失。

他打趣说:“那么多年在海上找沉船,终於轮到自己了。可能在若干年后,也会有人找到我的沉船!"

知多一点

(一)海底宝藏归谁?

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离开陆地12海里以內的海域都属於领海。

凡是在这个范围里捞获的东西都归该国所有。但史丹解释,联合国却没有明確规定在12海里以外的收穫属於何方,只说该国有义务保护这些古物,但没有起诉权。在史丹打捞到的10艘沉船之中,只有3艘在大马领海范围外。

(二)甚么是潜水夫病?

潜水夫病也叫氮气栓塞症或减压症。这是指人体停留在深海过久,急速升上水面后而引发的血液栓塞症状。

要避免患病,应该进行適当的停留减压,要分阶段地浮上水面,好让血液和身体组织里的氮气(Nitrogen)形成气泡得以溶解。

较轻的症状则会导致关节疼痛肌肉麻痺、血压下降、皮肤痕痒或虚脱,重则瘫痪、不省人事、呼吸困难或心臟停顿。

发表在 | 天文| 地理| 历史| 知识| | 标签为 , | 留下评论